呼唤绿色新潮素膳

 项目产品     |      2023-12-11 08:00:15

  素菜是呼唤中国烹饪中的重要风味流派之一,深受中外僧、绿色俗人士的新潮喜爱。
  中国素菜的素膳源头可以追溯到六、七千年前的呼唤原始农业时期,其根基是绿色中国古代以大田作物为主体的农业经济结构和中华民族先民素食为主的膳食传统,以及中医学中“五谷为养、新潮五果为助、素膳五畜为益、呼唤五菜为充”的绿色平衡膳食学说和营养摄生观念。中国儒、新潮佛、素膳道三大宗教的呼唤学说或戒律,在1600多年间,绿色先后与中国传统的新潮以植物性食料为主的食物结构“喜结善缘”,最终培育出大方、清丽的素菜,成为世界饮食文化宝库中的一颗璀璨明珠。
  不过,以历史的目光和辩证的目光来审视,作为一项优秀的烹饪文化遗产,中国素菜毕竟是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产物,自身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不论“清素菜”还是“花素菜”,都难于充分满足当代餐饮市场的需求。因此,我们应突出“绿色食品”观念和环境保护意识,在素净、清淡的基础上更为注重膳食配比的平衡,力争更安全、更丰美、更可口、更有营养和更具“卖点”,使之成为一个竞争力很强的中餐品牌,占领国内外市场,为子孙万代造福。时代在呼唤“绿色新潮素膳”。
  什么是“绿色新潮素膳”呢?
  保留中国烹饪的民族文化底蕴
  历史悠久的中国素菜是中国烹饪中的“宁馨儿”。它不仅有农业文明哺育,又有中医药学调教,还有人与自然和谐并存的进步思想熏陶,是中华民族对全人类的一大贡献。绿色新潮素膳,完全应当保留这些可贵的“遗传基因”。如果绿色新潮素膳中失去了养助益充的营卫论、失去了五味调和的境界说、失去了奇正互变的烹调法、失去了畅神悦情的美食观等中国烹饪的基本特质,那么它便同日本的“和食”、法国的“大菜”、黑人的“一锅熬”、印第安人的“黄色饭”之类没有什么区分了。所以,绿色新潮素膳必须要用中华民族饮食文化来包装,从原料筛选、组配法则、烹调工艺、装饰技巧,到菜点命名、筵宴编排、食用方式和营销手段,都要有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
  不再受宗教戒律束缚
  这一要求的实质是回归中国素菜的质朴本源。在古代,我们的祖先茹素,主要是“以农为本”、“以农立国”的基本国策使然,“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摄食习惯使然,“得谷者昌”、“得果者益”、“菜根不厌、百事可为”的生活理念使然,完全与宗教信仰不搭界。而且从根本上说,茹素与信佛也没有必然的联系。印度佛学家功德光在《戒律本论》中讲,释伽牟尼初创佛教时,原无吃斋的清规,只是要求行善、不杀生;僧侣托钵沿门化斋,施主给啥吃啥,不得挑剔。所以,外国有些佛教徒至今依然不择食饮。我国信奉小乘佛教的傣族和信奉喇嘛教的藏民、蒙民,也是“只要不杀生,也不禁荤腥”;即便是汉族地区,在家信佛的居士和习武的少林寺僧人吃肉,也都不算犯戒。所以,今天的绿色新潮素膳也无需再受那“禁欲”之苦,因为这既无必要,又伤身体,还有损人性。至于大乘佛教和全真道教的善男信女们愿意吃素,完全可以继续吃下去,因为这是他们的宗教信仰自由,并且受到国家宪法的保护。
  强化“绿色食品”和“绿色餐饮”和理念
  所谓“绿色食品”,是安全、优质的营养类食品的统称。所谓“绿色餐饮”,是“绿色食品”的延伸和扩大,充实进了“绿色环保”、“绿色经济”、“绿色消费”、“绿色健身”等等理念;是吃饱、吃好、吃得卫生、吃出健康、不污染环境、不影响生态平衡、不破坏国土资源、不遗患于子孙后代等多种含义的综合体现。既然是这样,绿色新潮素膳也应有相应的“绿色承诺”,诸如产品和服务符合食品卫生法,菜点必须是放心健康食品;严格控制进货渠道,坚决不用假冒伪劣原料;蔬菜加工前浸泡,食用油不可连续使用三次;不使用一次性木筷、一次性发泡餐盒等非环保制品;拒绝加工和出售国家明令保护的珍稀动植物;推行绿色装修,油烟、垃圾和污水排放符合环保要求;进餐环境整洁,服务和接待规范,文明经商等等。只有这样,才能行善(行环境保护之善)、积德(积利国利民之德),引领绿色素膳的可持续性发展和可持续性消费。
  采用科学配方与先进制作工艺
  自从“绿色新潮素膳”的口号提出以后,不仅许多婚宴使用素席(如上海),也促使许多素菜馆努力地向这一高峰攀登。如上海的功德林,将现代科技及绿色食品引入素菜之中,成功地推出“猴菌滋补盅”、“香辣菩提果”、“百花酿仙菇”、“山珍川荪卷”、“素烤羊肉串”、“灌汤鲜虾球”等新菜,不但在香港引起巨大的轰动,还让出席APEC会议的贵宾们惊喜不已。又如武汉的福盛酒店,在马年新春前夕成功地举办了“绿色素膳美食节”,他们的宗旨是“绿色新食尚—环保素膳”,并在烹调工艺和营销思路上有三大突破:一是尽量采撷大自然中未被污染的野生植物,大胆选用从国外引进的新食料和现代生物工程技术培育出的新品种,其他的物料则务求鲜活、洁净、坚决不用各种有害的添加剂,确保食品的安全卫生;二是每一道菜式和每一个席面,都要求以素为主、以荤为辅,低盐、低糖、低脂肪,清素菜、花素菜与荤腥菜适量搭配,一些可以改造的国外素菜(如沙拉、苹果排、寿司、仙人掌菜)也吸纳进来,加大瓜果、点心和保健饮料的比例,不主动向顾客推销烈酒与香烟;三是技法上要古今融合、南北融合、中西融合、机械加工与手工制作融合、“正宗菜”与“迷宗菜”融合、新潮菜与乡土菜融合,即追求菜式的新颖性和时尚感,又展示出“福盛秘制菜”的独特性和真功夫。凡此种种都说明,现今的中国素菜正在变,它会变得更有高新科技的内涵,更有民族饮食文化的魅力,更有环保意识和绿色理念。
  主要面向外宾和国际市场
  过去人们常常认为:素食主义、素菜和“素食热”只有中国才存在,其实这是误解。早在公元前六世纪末期,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就是一位杜绝肉食的素食主义者,被人称为西方倡导素食主义的鼻祖;而在漫长的古罗马统治时期,不少基督教徒、犹太教徒和其它教徒,也认为肉食是一种残暴的奢侈行为,不利于虔诚清修。进入18世纪,富兰克林和伏尔泰等名人都倡导过素食主义;到了19世纪,英、美、德、法等国相继成立素食者协会,随即又成立国际素食协会,召开世界素食大会,开展素食运动。20世纪至今,欧美各国的“素食热”不断升温,除了宗教禁食酒肉、反对虐杀动物、保护生态环境、提倡俭朴生活等等原因之外,主要是被现代社会“文明病”(如高血压、高血脂、心脏病、糖尿病)所苦,以及危害人类健康的疯牛病、口蹄疫等蔓延造成的。由于中国素菜的营养成分比较全面,尤其是碳水化合物、植物蛋白、粗纤维、维生素和无机盐含量丰富,不仅有益于脑力劳动者、老人和中青年妇女的调养,而且对“文明病”和肿瘤患者也有好处。再加上一部分素菜原料原本就是补益作用较大的花卉、菌藻、茶叶、野菜及中药材,既可以甘口畅神、健体强身,又兼具益智、防衰、美容、减肥等功效,故而深受外国朋友的喜爱,有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就是为了品尝这“救命神食”。所以,对于绿色新潮素膳,中国人需要,外国人更需要。因此,我们应当把握住契机,在稳定住国内市场后,立即向国际市场开进,将绿色新潮素膳潇洒地送到洋人的家门口去,使它们比麦当劳更红,比肯德基更火,比必胜客还风光。